咸鱼干

请假

Emmmm……鱼干近半年很忙,抽不出时间赶文章,抱歉啦,有时间的话,我会努力结果那两篇文的,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当然可能会偶尔上来看看,发发图什么的(鱼干要去学画画啦!要试试考美院的那种),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ː̗̀(o›ᴗ‹o)ː̖́


【童安】不为爱(三)

【童安】不为爱(三)
校霸邬童x校草夏常安

转眼之间,时间的钟表就转到了毕业典礼之前,在此期间发生了许多许多的事,比如说邬童在第一次见夏常安之后不知为何心痛难耐,比如夏常安半年后就转到邬童所在学校对邬童死缠烂打,再比如班小松尹柯准备的给邬童的“惊喜”………

只不过…感情的事总是那么复杂,毕竟牵扯利益,怎能草率出棋?

——月亮岛

“诶诶诶,这个放这里啊,小心点!”

“那个谁谁谁,快来准备稿子,还上不上台了啊!”

“是是是,哪里不好看?我来…”

……………

嘛,月亮岛的同学们一如既往的活泼可爱呢,这个盛大的毕业典礼【晚会】还真是让人期待…

“邬童——”清亮的薄荷音响起,邬童轻笑一下,放慢了步伐让这个好似有不尽能量的好兄弟追上他,当然面上还是要嫌弃的,毕竟是真·损友·兄弟嘛。

“啪”手搭上了肩膀“哎呀,邬童你还要去哪啊?毕业典礼都要开始了,是不是在躲常安啊?”邬童听着着欠揍的话语,看着班小松眼里闪烁的揶揄和八卦之火,手下毫不留情的掐了班小松一下,同时还丢了他一个白眼。

“没有”班小松听着这句没有,心中默默地心疼自己的手,没有你还掐那么重?!

“哦…那”邬童感觉到班小松又要废话,飞快的打断他,“好了,去找尹柯吧”拉着班小松走了。

——后台
“常安,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不怕被他当众拒绝吗?”一个面容精致的女生担忧的看着夏常安。

夏常安温柔的笑了,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没事的,我一定会打动他的!”哪怕被所有人嘲笑,邬童,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休息室
“尹柯尹柯,你也有油头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哈”班小松一进门就笑尹柯那油油的头发,笑得毫无形象。邬童嫌弃地看了班小松一眼,看着尹柯的造型满眼都是幸灾乐祸。

尹柯被看的微微不爽,抿嘴,看向邬童,张口想说些什么,却生生的止住了话语,吞进了肚子。

这一幕把邬童弄的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不明白尹柯的意思。邬童直接了当地问出了口,只不过尹柯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尹柯抿着嘴,心想:邬童,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别怪我…都是夏常安他…唉…

在毕业典礼的筹备期间可谓是风平浪静,可是,哪一个狂风暴雨不是在风平浪静之后呢?真是期待毕业典礼上同学们的表情啊…毕竟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啊…之后就不一定了啊…

【童安】(二)

【童安】不为爱(二)
校霸邬童x校草夏常安
水仙,不喜左滑,勿喷

“邬童邬童,我们下午一起去买学习用品吧”
邬童站在热闹地街道想起班小松的话,额头青筋暴起,回想五分钟前…

“邬童邬童,不好意思啊,我好像不能出来了,你自己去买学习用品吧,顺便帮我看看” 邬童举着手机,咬牙切齿,刚想说什么,班小松便急匆匆地挂了电话,邬童心中地怒气值已经报表,但现在班小松也不在,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自己去了

邬童随意地把手机放在了上衣口袋,看似平静实则暴躁地走向了书店

——另一边
“尹柯” 班小松有点害怕的看向尹柯“你提出来的主意一定要起作用啊,不然我就完了”

尹柯抿嘴笑“放心吧,小松,你不会有事的”

—— 甜品店
夏常安看着面前的女生,眼里有一丝厌恶闪过,面上还是温柔的微笑着,要不是为了吃甜点,你以为他夏常安会和女生一起出来吗。

夏常安嘴角微微抽搐,视线不在意地向外扫去,猛地看到了邬童抱着一大堆东西从对面书店走出来,瞳孔一缩,拍桌而起,这可把对面的女生吓了一跳,满面疑惑地看着他,说:“你怎么了吗?”

夏常安微微回过神,神色急切的和女生说:“那个,抱歉,我有急事不能陪你吃甜点了,对不起”

看着一个帅哥满脸歉意的向她道歉 ,她有些不忍,想让他留下来,却也不好意思挽留只好,点头同意

头刚点下去,眼前的人就早已跑了出去,不见踪影,她有些失落,却也不可奈何,那应该是他真的有很急的事吧,女生失落的安慰自己

夏常安急匆匆地跑了出去,站在大街上急切的左顾右盼,可视线所过之处却没有邬童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有些烦躁,正当夏常安要忍不住发脾气的时候,一只白净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同学,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清冽而又带着微微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回头一看,可不就是夏常安急急跑出来寻找的邬童吗。

夏常安惊喜地看着邬童,嘴角不自觉的带着一丝笑意,轻笑道:“嗯…没什么事,刚刚在找很重要的东西”

邬童看着他变脸的速度,心中的疑惑加大,问:“那你找到了吗?”

夏常安轻笑出声:“嗯…当然,我已经找到了…”眼里的惊喜不似作假,邬童也没有太过怀疑,草草答应一声,转身就想走,刚转过身就被夏常安拉住了手。邬童吓了一跳,疑惑地看着夏常安,夏常安看着他下意识拉着邬童的手,忽的松开,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我,那个,不是,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就,就是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听夏常安说完,邬童的疑惑更深了,一个没有什么关系的陌生人为什么要问名字?他是傻瓜吗?这么蠢萌感觉很容易被人拐跑啊,我命定的人这么蠢的吗?可以退货吗……邬童内心嗨翻了天,面上还是分毫不显,冷冷的看着夏常安

夏常安心慌到语无伦次,手脚并用地向邬童解释着他的意思,但是好似越说越乱。邬童对于他这蠢萌的样子有些看不下去,出声阻止“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没有恶意,我叫邬童,你呢?”

“啊?那个,我叫夏常安”夏常安涨红着脸说,邬童看着他一副人畜无害又蠢萌蠢萌的样子,对于红线的能力感到深深的怀疑,我…真的会爱上他吗?啊,好蠢

“那,你能让我走了吗?”邬童歪了歪头,无意识的卖着萌

夏常安涨红着脸,愣愣地点了点头,“嗯?嗯,可以可以”满脸的不好意思

邬童看着他手上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红线,转身离开,心中对红线的能力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夏常安看着邬童的背影,笑了笑,举起手对着虚握“我一定会抓住你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眼里都是势在必得

关于邬童是怎么会和夏常安搭话这一问题,我们回到五分钟前——

邬童心情还是有心郁结的抱着书走出了书店,眼睛寻找着小王的身影,忽的看见一丝丝红色从他前飘过,他有些讶异地看向小指的红线,红色正刺眼的表明着他的存在,让人无法忽视,恰好他也找到了小王,把手中的书交给他之后,便循着红线找了过去,然后就是之后的一幕了,由于这一次的相遇,让邬童对于未来产生了一种虚幻感

唉,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PS:之前没有说清,红线者的能力是只能看见自己的红线,是一种非常细微的能力,之前没有说清我感到很抱歉】

【童安】不为爱(一)

【童安】不为爱(一)
校霸邬童x校草夏常安
水仙,不喜左滑,勿喷

——月亮岛
“邬童邬童,等一下我啊邬童”班小松咋咋呼呼地跑向邬童,声音洪亮又不失少年的清润

邬童没有回头,脚步却慢了下来,等着班小松的“咸猪手”搭上他的肩膀,还有耳朵要受到的“折磨”

“啪”清脆的一声响起,耳朵感受到了班小松的轰炸“邬童邬童,你怎么不等等我啊,你知不知道我跑过来多么累啊,还要一遍又一遍的喊你………balabala”

“嗤,难道不是你胖了吗?”邬童眼里止不住的戏谑

班小松看着邬童眼里的戏谑,下意识的反驳“才没有好吧,我可是吃不胖体质,才不会胖呢”然后又开始了新一论的轰炸

邬童眨眨眼,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听着,想着尹柯什么时候来,来和他一起接受轰炸。

“邬童,小松”温润的嗓音传入耳中“早上好啊”邬童,班小松抬头看去,印入眼帘的是尹柯甜甜的梨涡浅笑,两人不由的一笑,半年的默契让他们之间无比融洽,是别人无法介入的

“走吧,要开学了”尹柯的一句,让他们又欢欢喜喜的进入了新的一轮高中生活

是啊,要开学了

——中加,邬童原在班级
“诶诶诶,听说了没有”一位女同学神色猥琐的对着她旁边的一位女同学说

“怎么了?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旁边那位同学十分不耐

“我们班要转来一位新同学了!”女同学声音不由得抬高

听到这,旁边那位同学也来了兴趣,不止旁边那位,全班同学也静静地听着,江狄也不例外

“是个男同学,超帅的!”女同学花痴道

一听到“超帅的”江狄一些人不由得想起了邬童,嗤笑一声,对新同学好感降低为负

“真的真的?!!!”旁边那位同学激动了一些,不止她,全班的女同学都有些激动了,江狄他们就更不爽了

“真的!我有他照片,嘿嘿,昨天一位来校有事的学长拍的,发到了校园网上,现在他可是出名了,被学姐们称为了中加的校草,跟之前的邬童不相上下!”女同学激动地说

“真的?!!这么夸张,跟邬童不相上下?!快给我看一下照片!”旁边那位同学也顾不得矜持了,直接扑咯上去,全班的女同学都沸腾了,除了邢姗姗

和邬童不相上下吗…邢姗姗在心里默默思索着

江狄他们听到邬童的名字,对那个新同学的好感直接被调到了最低,和厌恶邬童一样

“好了,同学们安静”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讲台,拍了拍讲台以示安静

全班同学迅速安静,女同学的眼里都是期待,老师当然也不负众望,说出了他们班要来一个新同学的消息,并叫新同学进来

“大家好,我是夏常安,从美国转学过来的,请多多指教”夏常安轻笑着

全班同学都呆住了,好,好帅啊!这是女同学,好,好可爱,这是一部分男同学,江狄他们也是对夏常安和邬童十分相像的脸表示惊讶

和邬童相像的桃花眸,一样的红唇,只是比邬童的脸更白,而且还多了一些婴儿肥

夏常安看着下面的同学,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邬童呢?

高中生活看来会很无趣啊…没有邬童的话,看来得先在这里待着了,唉,真无聊,邬童,你会在呢?这次得查清楚,我很期待和你的碰面呢,邬童

少年高中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序幕,这一场游戏,应该…会很有趣吧

【童安】不为爱

【童安】不为爱(预告)

月亮岛校霸童x中加校霸安

设定:时间,我们的少年时代后

有一种人,能看到人与人之间的红线,被称为
红线者,但这一类人却常常孤独终老一生,这令许多人疑惑,可数据分析就是如此令人心惊。

邬童,月亮岛的棒球队王牌投手,校霸,同时也是校草一枚,在高一下学期时觉醒了红线者的能力

夏常安,中加新来的转校生,新一届校草,篮球队校队队长

“唔…”邬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随意的揉了揉眼睛,翻身一起,走向了洗手间洗漱

“唔…”邬童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迷迷蒙蒙,手上的什么?哦,红线啊

等等!什么?红线?!邬童讶异地看向镜子里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的小指上缠着一根红线,红红的线映着邬童的手煞是好看

邬童平淡的桃花眸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上的红线,仿佛看着看着它就会没了一般,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邬童看的眼睛微发涩,才肯相信自己觉醒了红线者能力,他不是其他人,他对于这种能力是有一定的了解,他现在十分复杂,对于红线者孤独终老一生的传言他也不是没听过,心里在催眠自己,却止不住的发抖

看来…平淡的高中生活可能要没了啊

——另一边

夏常安看着中加的教学楼,眼里全是冷漠,想起最近听闻的一些关于中加校霸的传言,嘴角微勾,看来…高中生活应该会很有趣啊

抬脚就走进了中加教学楼的办事处,背影看起来十分冷漠

他没有看到的是,身后躲在草丛里的女生对着他背影的痴笑,还有手中手机不断闪光灯,看起来十分诡异

啊啊啊,我就是个上色废啊(*꒦ິ⌓꒦ີ),奈布我对不起你˚‧º·(˚ ˃̣̣̥᷄⌓˂̣̣̥᷅ )‧º·˚(水笔什么的,上色太难了)

【源凯】应该是番外

【源凯】应该是番外

第一人称,班小松x夏常安,不适请避雷

我曾以为…生命中不会再有第二个像他一样的人,不,是让我心动窒息的人…

“欢迎光临,先生”同样清晰温润的嗓音,啊…是我又在想他了吗?

“先生?”面前的少年,哦不,是极具少年感的青年疑惑不解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熟悉的脸微微失神

“啊…抱歉”我回过神来,轻点下头以示歉意,嘴角的僵硬却告诉我,我在紧张

“那么先生,请问您想要什么样的便当呢?”面前那张带着婴儿肥,曾被自己嘲笑的软妹脸公式化的微笑着,也不是,就是那种只属于他一人的温柔,不属于邬童的陌生感,啊啦啊啦,真是令人神往

“这个的话,番茄牛肉的就好”我心不在焉的选中了一份看起来不错的便当,那艳丽的色彩令人心情愉悦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买便当吗?”青年一边快速的打包着便当一边询问着我

我心下一跳,不知为何,莫名的感觉自己多年来因为邬童而抽痛的心被治愈了,可能是因为相像吧

“啊?我是第一次来呢”我有些紧张,这几年来还是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做呢

“诺,您的便当,下次也要记得来这里买便当哦,我们家的便当可是能让人幸福的便当呢”他轻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好停在了让我心动的地方,啊啦,这样子的心动真是太犯规了

“啊诺,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心下一跳,对我一时冲动的脱口而出可谓是非常后悔,万一被拒绝可怎么办啊,这样子感觉好失礼啊

“先生,我的名字是夏常安”夏常安吗…常安,真是一个安静的名字

“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微笑着

“那么…先生你的名字呢?”

诶?我微微一愣,可能是见我没有答话,夏常安补了一句

“对方报上名字自己不是应该也报上名吗?这可是基本的礼貌哦”

啊…原来,这样子真的很治愈

“我叫班小松”我像少年时的笑着,好久都没有这么笑过了呢…

“那么…小松先生,下次见”夏常安可谓是非常可爱,笑起来超甜,这一笑对班小松可谓是会心一击,甜到了心里

“嗯,下次见”我转身离开了店里,出来时感觉空气都是清新甜腻的,这是…一见钟情吗?

从那以后,我制造了无数次偶遇,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愈来愈好,好到了一种一辈子都会在一起,只有对方就好的程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交往的时候就算是没有去故意偶遇也会遇到安安,但也没关系,安安就是我的天使,啊啦,好甜

PS:后来班小松问了夏常安第一次见面的感觉,夏常安笑了笑,说:“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

答应你的番外我弄了哦

【源凯】海沙画(八)

海沙画(八)
♢是我和他的落差

“玉玉,你不能在吃甜食了!”一个俊俏的少年,哦不,应该说满是少年感的青年拉着一位优雅的青年,在蛋糕店前(´-ι_-`)

“啊呀,童童,你就让我在吃一块呗,就一块”优雅青年一开口就破坏了他优雅的气质,让周围的少女两眼发亮,大呼,好可爱!

“唔…”邬童面对隋玉的撒娇总是无法拒绝,隋玉见邬童的态度软化,立马就开始诱导

“童童你看,我就吃这一块,下次就不吃了,就不会再不吃饭了,你就让我在吃一块吧,就一块”隋玉靠近邬童撒娇,语气轻快,带着引诱的气息

“好吧,下次不能在吃了”邬童终是没有抵过隋玉的撒娇卖萌,可耻!

“每次都是这样,下次你肯定还吃!”邬童在旁小声嘀咕

“童童,你再说什么?”隋玉笑眯眯地看着邬童,邬童浑身一抖,立马摇头否定

隋玉笑了笑,不揭穿他,只是摸了摸他的头,笑得开心

——远处

班小松和尹柯看着邬童的笑颜,两人沉默了,作为伤害邬童的人,他们都已经没有资格去渴求邬童的爱了,可是为什么还会不甘心……

班小松可以说是最痛苦的了,他一直追求的都是错误的,他本来就拥有他最想要的,却被自己的自作聪明给作没了,拥有的只是失意

尹柯本就对邬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在班小松和邬童在一起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对邬童的感觉是喜欢,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他只能看着班小松和邬童,但班小松好像对邬童不是很好,反而对他不清不楚,尹柯没有制止,而是放任了班小松对他的暧昧,他以为这样邬童就会离开班小松,他就有机会了,可是他错了,因为对班小松的信任,他失了对邬童的信任,然后…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故事的结尾邬童和隋玉在一起很幸福,而出乎意料的是尹柯和班小松在一起了,虽然没有很开心,但也很和谐

为什么?两个受伤的人,目标又相同,在一起互相安慰,温暖不是很正常的吗?

PS:哈哈哈,没错,完结了,就这样草率的完结了,撒花✿✿ヽ(°▽°)ノ✿完结撒花!

【源凯】海沙画(七)

海沙画(七)
♢你的他比我会谄我从未觉察
——大四毕业时
转眼之间四年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了,邬童的生活少了两个重要的人以后变得有些无趣,尹柯和班小松自然也是再没有看见过邬童…

也不是他们躲着对方,只是邬童从那天以后就好似在他们面前消失了一样,尹柯很想找到邬童,他心中总有一种对邬童莫名的愧疚,而邬童则是因为隋玉。

“邬童”

“嗯?尹柯”邬童回过头去看那个急切的人,发现人自己还很熟悉,也没有露出那可爱的虎牙,眼神淡漠

尹柯心里有些不好受,他在高中的时候好不容易才和邬童冰释前嫌,结果又把自己给作进去了,又想起邬童这四年来对他的避而不见,他的心里更是难受,想开口问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了资格

“今天下午系里的毕业聚会你来吗?”话说出口却不是想要的味道,苦笑一声,眼神里带着他不曾察觉的希冀

邬童一愣,犹豫了一会,缓缓地点了点头“嗯…”

“那…说好了”尹柯的语气带着小心翼翼,生怕邬童会因为他和班小松而缺席

“嗯…说好了”邬童眼里没有一丝丝的波澜,看样子好像是已经放下了过去

当尹柯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邬童已经转身离开了,因为……他身后的隋玉已经在喊他了,而且他和尹柯确实也没什么好聊的

班小松?不,不是班小松,那……他是谁?尹柯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猜测着

——毕业聚会,ktv包厢
“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

“我是隔壁的老王,抓住被打的机会,听我说嗷呜呜呜呜,啊疼~哈哈哈哈哈哈嗝”

邬童一进来就觉得,能待在这里的人都是个人物,太辣耳朵了!唱的都是着什么啊?!唔,我的耳朵,我对不起你TAT

面上还是冷若冰霜,脸色冷的都能结冰渣子了,这什么这么说呢?还不因为那一天以后邬童就真正的成为了女同学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冰山男神了,邬童也习惯冷着脸了。

“啊啊啊!快看啊小小,是邬童啊!”一句尖叫划破了包厢原本宁静,好吧,也并不是很宁静~_~

“哦吼,是我们的冰山男神来了啊”一个男生吹了一声口哨,包厢的气氛瞬间好了不少,女生因为邬童的到来十分兴奋,连男生也不例外,毕竟邬童那么帅,帅到可以模糊了性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吧?

角落里的尹柯看到邬童来了之后,心里的不安被压了下去,一丝丝窃喜涌上了心头,感觉神情都飞扬了

而另一旁的班小松就没有那么好了,他看着被男女生包围的邬童,心里不舒服,他想也不想就把这种不舒服归类为对邬童的不喜,转而去找他的尹柯扰事了

“尹柯,唱一个,尹柯,唱一个………”不知为何,班小松那一团起哄起来,目的是要尹柯唱歌,邬童淡淡地瞥过一眼,看着尹柯,不察喜怒

尹柯最终还是没有抵过众人的怂恿,被“强行”送上了话筒,点过一首《虚拟》

“固执押韵的排比

固执幼稚的押韵

零零散散凑齐了阵营

固执美丽的意义

固执空洞的美丽

飘飘然然空中遇见你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我却有你的吻你的魂你的心

载着我飞呀飞呀越过了意义

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像自己像雨滴

看着我坠啊坠啊坠落到云里………”

尹柯清冷温润的声线唱着这么深情的歌,眼里都是满满的爱意,含情脉脉地看着——角落女生堆里的邬童,那个不管怎么样都会发光得让人想要靠近的邬童

班小松自然是看的见尹柯的视线,不过他的感觉很奇怪,说不上来是难受还是怎的,感觉是嫉妒,不过是对邬童还是尹柯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一首歌的时间能有多长,让同学们放松了一下,便又回到了那种嗨到爆却十分难听的不知名音乐了

“尹柯,你唱歌真好听”班小松笑意盈盈地对这尹柯夸赞,眼神不着痕迹地瞥过邬童,见他毫无反应,心里更加郁闷

“是吗?还是邬童唱的好听一些,邬童你能唱吗?”尹柯谦虚的接下这句赞美,看向角落里的邬童,说出了请求

一些女生听到这个简直要兴奋到尖叫了,男生也是面露绿光,便一起起哄

“邬童邬童,来一个,来一个”简直都能全是尖叫和吼了

“…………”邬童没有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半天才回了一句,“我不会”好似觉得这么回答不太完美,又加了一个亮瞎眼的微笑

颜控对这种万年难得一见的笑,自然而然就缴械投降了,至于班小松和尹柯就尴尬的坐回了各自的座位

邬童轻飘飘地看了一眼班小松,起身离开了包厢。班小松看着离开的邬童,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想和邬童说

在快要追上邬童的时候,邬童的身旁出现了另一个人,亲昵地搂着邬童的肩膀,邬童也不反抗,早知道邬童他以前可是从不愿意别人搂他肩膀的,更令人窒息的是邬童在包厢里冷淡的神情在那个人的面前全部,全部变成了包容的温柔,不,他不敢相信,邬童会喜欢上别人

班小松想上前抓住邬童,好好地质问他,那个男人他是谁,可是……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呢?

最后,他看见了那个男生的脸……跟他一模一样的脸——隋玉!

班小松捂住心口,脸色苍白的跪坐在地上,眼神破碎,嘴里喃喃着:“原来是你吗……”

邬童,在四年之前我觉得我赢了,可为什么,现在我却………输了呢?